126之家:提供網站快速收錄強大反鏈各大知名網站
您好,請 【登陸】【注冊】
今日熱門:
您現在的位置:126 > 資訊 > 娛樂 >

趙一曼受刑過程圖片 所遭受酷刑極其殘忍

作者:網友投稿 發布時間:2019-07-21 09:52 瀏覽:

趙一曼裸體酷刑圖片,趙一曼的酷刑,趙一曼烙鐵酷刑的視頻,趙一曼 酷刑,日本對趙一曼酷刑視頻,趙一曼江姐酷刑實錄,趙一曼的酷刑實錄,趙一曼所受的酷刑,趙一曼受刑 重口味

絕密檔案:揭秘日軍對趙一曼的刑訊記錄(極其殘忍,震撼使受刑者痛苦無比,趙一曼女士臉色煞白,嘴唇緊咬,一言瞪著審訊她的人,閉口不語,受過多種酷刑從沒有開口, 年月,在與日軍作戰中,趙一曼為掩護部隊腿部負傷后在昏迷中被俘。日軍為了從趙一曼口中獲取到有價值的情報,找了一名軍醫對其腿傷進行了簡單治療, 趙一曼是抗日戰爭中的女英雄,曾經被日軍俘獲受盡各種折磨,趙一曼受刑紀實極其悲壯殘忍,日軍為什么要折磨趙一曼呢?下面一起看一下吧!,[日軍對趙一曼的刑訊記錄(極其殘忍,女孩子請不要看]只看樓主收藏回復杰財神父日軍對趙一曼的刑訊記錄本文內容根據日軍, 日軍對趙一曼的刑訊記錄(極其殘忍,女孩子請不要看)趙一曼女士以驚人的意志經受住了帝國的各種酷刑始終刑前。按公署警務廳林寬重長官要求,給受刑, 揭秘日軍對趙一曼的刑訊記錄(極其殘忍,震撼)中國人都經過仔細觀察發現,趙一曼女士先前受刑的傷口惡化了,酷刑之下,趙一曼女士傷口潰爛,生命垂危,日軍對趙一曼的刑訊記錄(極其殘忍,女孩子請不要看)以上是最嚴酷的幾次刑訊記錄,實際受刑次數遠不止著審訊她的人,閉口不語,受過多種酷刑從沒有開口,日軍對趙一曼的刑訊記錄(極其殘忍,女孩子請不要看)趙一曼女士以驚人的意志經受住了帝國的各種酷刑始終刑前。按公署警務廳林寬重長官要求,給受刑人注射(

趙一曼(1905-1936)中國抗日女英雄,原名李坤泰,字淑寧,又名李一超。四川宜賓人。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5年在東北領導抗日武裝與日偽軍作戰時受傷被俘。次年8月就義于黑龍江省珠河(今尚志縣)。

1935年11月15日,為掩護主力部隊突圍,趙一曼主動要求留下掩護,最后她率150多名戰士被敵人包圍在左撇子溝,經過一天浴血奮戰,擊斃日寇30余。激戰中,隊伍被打散。突圍時,趙一曼左手腕受傷,后與4名同志潛入小西北溝窩棚里養傷,不幸行蹤被特務探知。3天后,在敵人抓捕她時,趙一曼腿上中了子彈,右腿被打斷,露出了骨頭。她一頭栽倒在雪地上,失去了知覺,不幸被敵人捉住了。

為了從趙一曼口中了解抗聯的活動情報,濱江省公署警務廳派員把趙一曼從珠河縣轉到哈爾濱濱江省公署警務廳看押。在那里,濱江省警務廳特務科對趙一曼進行了嚴刑拷問和污辱,甚至剝光全身進行羞辱,最后供大伙輪軒。

特務科的日本憲兵為了逼迫趙一曼供出抗聯的機密和黨的地下組織,對她進行了殘酷的拷問。“用了多種手法,進行了各種嘗試,甚至不顧她的傷勢,施加殘酷的拷打,可是她一直沒有改變態度。”

據記載,刑訊前后進行過多次,采用的酷刑多達幾十種,先采用包括鞭打、吊拷、老虎凳、竹筷夾手指、腳趾、拔牙齒、壓杠子、扭胸肉、搓肋骨、……等“輕刑”。輪番折磨趙一曼,讓她長時間疼痛難忍、汗如雨下卻不昏迷。以此來迫使趙一曼開口,但得到的回答卻是她對日本侵略者罪行的控訴和誓死抗日的決心,每次審訊,她總是堅定地回答說:“我沒有什么共黨身份,強迫一個人說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未免太蠻橫了吧?你說我是共-產-黨員,你把證據拿出來!”“你們不用多問了,我的主義就是抗日,正如你們的職責是以破壞抗日會逮捕我們為目的一樣,我有我的目的,進行反滿抗日并宣傳其主義,就是我的目的,我的主義,我的信念。”

日本憲兵又多次采用更殘酷的酷刑,嚴刑逼供。從查到的檔案看,所記錄的文字十分慘烈,每個字里行間都浸透著血和淚,慘不忍睹:

“……把竹簽一根一根地扎進指(趾)甲縫內,再一根一根拔出來,換成更粗更長的簽子再一根一根扎進指(趾)甲縫內,再……改用鐵簽,燒紅后扎進一個個指(趾)甲縫內;最后,把翹裂開的手指、腳指甲一片片拔下?用鉗子反復敲打指(趾)頭,把一個個帶血的殘廢指(趾)頭慢慢浸入鹽水桶里……從下午一直行刑到深夜。”

“……一口緊一口地往下灌辣椒水和汽油、肚子鼓漲的似皮球,再用杠子在肚皮上一壓,灌進去的灌辣椒水和汽油又全從口鼻和下身溢出?反復數次……”

“……不斷地用鞭子把兒蘸著粗鹽捅她手腕和大腿上的槍傷傷口,是一點一點地往里擰,碰到骨頭后再不停地攪動傷口……;”

“……用燒得暗紅的烙鐵,烙燙趙一曼女士的乳房,燒得皮肉 “滋滋”的響,大量的青煙不斷地冒出來。烙鐵由紅變黑,又放進火盆里燒,燒紅再摁在乳房上燙,被烤焦的乳房處脂肪熔化的油一滴一滴地流出來。……趙一曼女士臉色灰白,冷汗涔涔而下,先是狠狠地瞪著審訊她的人,未發一聲呻吟。漸漸地明顯支不住,昏迷了過去。審?室里充?了刺鼻的皮肉燒焦的糊味……。”

在長時間的刑訊中,面對拷打,“趙一曼女士一直狠狠地瞪著審訊她的人,閉口不語,受過多種酷刑從沒有開口喊叫一聲。”

日本憲兵“覺得很沒面子,傷了日本軍人的自尊。” ……只有電刑(第一次)“總算使趙一曼女士開口喊叫出聲了,”1936年4月末,日本憲兵對趙一曼實施第一次電刑,日本憲兵將趙一曼的手腳綁在刑椅架上,然后將電極一端夾在趙一曼的雙腕,另一端夾在腳髁上,對她施以慘絕人寰的電刑。據當時的審訊記錄記載,當電流快速通到趙一曼身上時, “可以清楚地看到趙一曼女士的身子開始發起抖?,渾身汗珠一顆一顆地從皮膚下面冒出來。”隨著電流變化節奏的加快,在這之前長時間的刑訊中受過多種酷刑從沒有喊叫一聲的趙一曼,這時也“難受得不停顫動,張大了口,不自覺地發出極度痛苦的凄慘呻叫,”最終也忍不住“發出厲聲慘叫”,而且“叫得越來越厲害,全身肌肉緊繃,身體彎成弓形,整個胴體象篩糠一樣。”

……趙一曼終于昏了過去。靠著頑強的意志,趙一曼最終還是沒屈服,沒有供出抗聯的機密。

酷刑之下,趙一曼傷口潰爛,生命垂危。由于日本特務機關認為她在共-產-黨和抗日隊伍里占有“重要地位”,怕她死去得不到重要口供。為讓她招供,從她那里獲取重要情報,便轉送市立醫院,由偽警方監視治療。

在醫院里,趙一曼仍不忘爭取和團結進步人士,宣傳革命思想,很多愛國人士都被她頑強的意志和抗日信念所感染。她在《濱江述懷》里表白了自己的決心:“誓志為人不為家,跨江渡海走天涯。男兒若是全都好,女子緣何分外差?未惜頭顱新故國,甘將熱血沃中華。白山黑水除敵寇,笑看旌旗紅似花。”

17歲的見習護士韓勇義和看守董憲勛,從羨慕女英雄轉而同情革命。他們決心幫助趙一曼逃離虎口,在一番精心準備后,三人于1936年6月28日逃出了哈爾濱。 6月30日晨,趙一曼她們走到離游擊區只有20多里地的李家屯附近,不幸被日本憲兵追上,趙一曼再次落入敵人魔掌。

從敵偽濱江省公署警務廳檔案《濱江省警務廳關于趙一曼女士的情況報告》、《珠河縣公署檔案》等資料記述了當時趙一曼在刑訊室里是怎樣以鋼鐵般的意志,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一次次頑強挺住了日寇下流無恥,慘無人道的電刑折磨的情景。

第一份資料:濱江省公署警務廳特高股警副森口作沼的敘述。

趙一曼女士再次被捕后,經過幾場審訊仍毫無結果,7月25日,濱江省公署警務廳林寬重長官召集我們幾個人商量如何處置趙一曼女士。警務廳特務科長山浦君認為“這女人是個堅定的女共黨,她要是那么容易就屈服,在共黨中也不會有這么高的身份。從這里我覺得,我們那樣的審問方式對她是無效的,不如槍斃算了。”

警務廳特務科特高股長登樂松君也說:“這樣頑固的女人,要想用審訊摧垮她的意志,得到口供辦不到,而且傷那樣重,還是殺了為妙。”林寬重長官認定趙女士是東北抗日聯軍的一個重要人物,還認為“是個在中共里占有重要地位的人,應進行更加徹底的審訊,”大黑君也說:“雖然前幾次審訊趙女士一直都一聲不吭,但第一次電刑她還是連聲喊叫,看來電刑還是比其它刑法有效果,應該再用電刑試一試,不行了再槍斃也不。”

山浦君還是堅持說:“經過幾場審訊,趙女士的身體已極端虛弱,對這樣頑固不化的死硬分子,不加大刑罰不會有結果。可是,一加大用刑力度,趙女士就會容易昏迷甚至有生命危險,也沒效果。”大黑君反駁說:“可以使用剛從本土運來的新式電刑器具。我研究過這種電刑的用法,它的好處就是能隨便調控電壓的高底,還可以通過變換電流強度、頻率和出入口等控制用刑力度,不讓受刑人昏迷,使受刑人長時間處于半昏迷半麻木狀態,神經系統陷于混亂,可能吐露真情,特別是對像趙女士這樣的頑固分子,只有讓她長時間處于難以名狀、無法預料的痛苦之中,才有可能到把她熬刑的意志和毅力慢慢耗盡,最終逼她屈服。”山浦君說:“問題就在這里,對像趙女士這樣強硬的女人進行審訊可不那么簡單,若是聽憑她死掉,我們就立不了功啦。最好叫醫務室派一個高明的大夫來。同時再多打幾針強心針,使趙女士不輕易昏迷,保證審訊效果。”寬重長官說:“我也聽說帝國的新式電刑器具審訊效果很好,很多硬漢子都頂不住。我就不相信趙女士這么一個女人能挺得住!”就這樣,林寬重長官作了決定:明天用剛從本土運來的新式電刑器具對趙女士實施第二次電刑。由特高股長大黑照一親自實施電刑,不要有任何顧忌,可以直接電擊趙女士身體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要注意調控電壓和電流強度,電流強度要集合在一個入口,要經常變換電流出入口,一定不要讓趙女士昏迷,最后,林寬重長官說:“總之,要慢慢地跟這個女人耗,不能停,不能讓她有喘息的機會,直到電刑摧垮她反滿抗日的意志,撬開她的嘴。”

第二天一早,我和大黑君去地下室提審趙女士。一見面,氣氛馬上變得很緊張。她從容地抬起頭來怒視著我們,面無表情,似乎早有準備。看見她那令人望而生畏的面孔,我情不自禁地倒退了兩三步,心里想:這個女人真是不好對付。我們要上去攙扶她走,被她甩開拒絕。她堅持自己走,因腳鐐太重,腳髁被磨出血來,趙女士不在乎,,昂首挺胸,一步一瘸地堅持往前直走。望著這情景,我隱隱感到。我們今天用刑也不一定會摧垮這個女人的堅強意志,對這個女人,要費很大的勁,可能還是得不到什么結果的。

到了審訊室,林寬重長官用中國話問“趙尚志部隊在那里?”趙女士答:“不知道!”對她的頑強態度林寬重長官簡直無法應付。又問趙女士為什么抗日,趙女士回答:“這個再明白不過的問題難道還用問嗎?你們這些日本鬼子,在我們中國土地上殺人放火,橫行霸道,掠奪資財,強奸婦女,干盡了壞事。哪一個中國人不想把你們這些禽獸不如的東洋鬼子趕出中國?我的主義就是抗日!”

林寬重長官有些生氣,一揮手,我們立刻上前拽下了趙女士身上的衣褲,趙女士面無表情,沒有像我們前幾次剝她衣褲那樣掙扎,倒顯得很從容,因為她知道反抗是無用的。任由我們把她的衣褲剝掉。她的褲子和包扎大腿根槍傷的紗帶緊緊地粘在一起,拉不下來。我費了很大的勁才把她的褲管撕扯開。趙女士起先還本能地想用手遮擋下體,但馬上就放棄這種無意義的打算,也不再用手護住自己的私處和胸部。在眾目睽睽之下,趙女士直挺挺,一絲不掛地站在審訊室中間,還甩了一下頭發,冷漠倔強地抬頭盯著我們。隨便我們把她的手腳綁到刑架上。”

大黑君走到趙女士跟前,先是使勁狠揉猛捏趙女士的乳頭和乳房,用手使勁摳著被烙傷露出鮮肉的傷口。趙女士忍住疼痛,額頭和臉面沁出細小的汗珠,面部表情依然如故。大黑君是個彪悍的帝國軍人,幾次審訊趙女士都一聲不吭,使他感到有損一個帝國軍人的尊嚴,我知道他想借此羞辱一下趙女士,發泄自己憤慨的情緒。

看到趙女士沒反應,大黑君就拿著兩根閃著寒光的粗鋼針分別插入趙女士的奶眼,趙女士還是咬著牙,一聲不吭。大黑君捏住針鼻,反復來回捻動插在趙女士乳房深處的鋼針,把鋼針拔出來后再慢慢地插進去,尖端攪動刺傷著趙女士雙乳最敏感的深層神經,……。趙女士緊張地挺著胸脯,肩膀無助地抖動了幾下,大滴的血珠從奶眼慢慢沁出。但她還是頑強地堅持著,控制住自己不哼一聲。

大黑君有點著急,拿起兩根鐵棒對著趙女士的陰道和肛門,使勁地一點一點往里捅,捅到捅不動為止。趙女士全身顫抖了幾下,她低聲說了一句:“下流!無恥!”就咬緊牙關,用很憤怒的眼光瞪著大黑君。她盡力想把被綁的緊緊的身子往上拱,以減緩一些痛苦,可身體被綁得緊緊的,絲毫動不了。

看著趙女士堅毅的表情,絲毫沒有要屈服的樣子。我們都被趙女士這種不配合的頑固不化態度感到激憤。一時間,大家都有些焦急。

山浦君也很激憤,主動拿起兩根鋼針,走到趙女士面前威脅說:“再不說就刺尿道了!”趙女士什么也沒有回答,又是用憤怒的眼睛瞪著山浦君。山浦君發狠的用粗糙的鋼針扎趙女士的陰蒂,趙女士渾身一震,馬上強迫自己平靜下來。為了延長趙女士的痛苦,山浦君把鋼針一點一點地慢慢插入陰蒂肉芽中間。趙女士的大腿根的肌肉劇烈抖動,表情也越來越緊張,兩條腿不由自主地向中間夾緊,因受刑腫脹的胸脯激烈的一起一伏。一滴滴殷紅的血珠順著針鼻慢慢流出,滴在山浦君的手上。但趙女士還是搖緊牙關,盡量不發出聲音。

山浦君不理會滴在手上的鮮血,又笨拙地將粗鋼針刺進趙女士的泌尿器官,趙女士雙眉緊鎖,咬緊嘴唇,還是一聲不響。山浦君想增加趙女士的痛感,使趙女士盡快屈服。故意不把鋼針直接插入,而是來來回回地刺插,一點一點地深入……

一陣猛烈的捻插,趙女士不由自主地往后收腹,雙臀也夾緊并一直往上抬,手臂使勁磨著刑架,一會兒低頭用兩只大眼睛憤怒的注視著在自己下身忙個不停的山浦君,一會兒仰著頭大口吸著涼氣。大顆的汗珠布滿了面頰。

“呃”!山浦君不斷深入地捻插趙女士的尿道深處,直痛得趙女士禁不住地要喊叫出來。可能是實在忍不住,帶有混濁血色的尿水也地瀝瀝拉拉的流了出來。隨著鋼針的顫動,趙女士的身體也產生了生理上的反應。

這些魔鬼之下流、之變態、之殘暴、之狠毒,不是人能夠想象得出來的。場景之恐怖、之駭人聽聞,是天神也受不了。傳說中的魔鬼不叫魔鬼,日本人才是真正的魔鬼………

先是一陣痛苦的抽搐,隨之渾身冷汗沁出,呼吸急促,全身肌肉抖動不止,臉上、脖子上青筋暴凸了出來,面部肌肉痛苦地扭曲著。但絲毫沒有要屈服的意思,她竭力咬緊牙關,忍著巨痛,強迫自己把要叫喊的聲音壓在心底。看來趙女士還是想像以前一樣嗎,不喊叫出一聲來。……。

林重寬長官不耐煩了,揮手叫山浦君停止,命令我們給插入趙女士體內的刑具夾上電極。林寬重長官上前問:“趙女士,聽我的屬下說你骨頭很硬,他們費了很大勁,也很難讓你叫喊出聲,真了不起。今天我要讓你試試帝國的新式電刑,是剛從大日本運來的,據說這玩藝兒很厲害,讓人頂難受的。我給你三分鐘時間考慮,只要你說出趙尚志部隊在那里,我們就放了你。你不說,就要讓你第一個試試大日本帝國科學成就的滋味,它會讓你說出來的。記住了!我只給你三分鐘時間,要想清楚。”

一陣沉靜,只有“滴嗒”“滴嗒‘的時鐘擺動聲和趙女士偶爾喘出的大口粗氣的聲音。我看了一眼,注意到趙女士有點微微發抖(前幾次沒有過),呼吸也有些急促吃力。神情仍是像以前一樣堅定冷漠的趙女士,臉龐閃過一絲驚恐悲哀的神色。顯然,她也不清楚接下來的受刑會有什么樣的感覺,只曉得可能會頂痛苦的,心里下意識地產生恐懼感。她想竭力控制自已的緊張情緒,但沒成功,她的兩腿仍一直微微顫抖。

雖然我一直認定趙女士是個堅強的女性,態度死硬。但她也是個與常人一樣對疼痛有感覺的女人。她不能沒有自然生理反應。

趙女士仍是一聲不吭,沒有回答,張著的雙唇也緊緊地合在一起。明顯是已經下定決心承受即將到來的肉體折磨和痛苦,還準備像前幾次受刑時那樣,不愿意屈服,硬挺到昏迷為止。只有偶爾微微顫抖的身軀和劇烈起伏的胸部暴露了她內心的緊張。

林寬重長官擺了個手勢,緊接著,大黑君就按昨晚制定的刑訊方案,把電刑器的調節開關輕輕地來回撥了一下,剛才還很平靜的趙女士馬上狠地吸了一口冷氣,掛在刑架上的身子突然繃緊了,像被擊了一下!

林寬重長官馬上問:“感覺怎樣?頂難受的吧?再不說就要這樣一直電下去,到你說出來為止!再考慮一下吧?”

趙女士一聲不吭,只是用憤怒的目光瞪著林長官:“你說不說?不說……電!”林寬重長官下了命令。大黑君一接通開關,趙女士的頭就慢慢地仰了起來,眉頭緊鎖,臉也繃的緊緊的,身體開始微微的震顫,象篩糠一樣哆嗦起來,胸肌也在抽搐,帶動挺聳的奶頭上的鋼針有節奏地抖動。不出一會兒,從額頭和胸口慢慢滲出的一滴滴汗珠凝集成黃豆般大。趙女士這個女人確實死硬,她居然能忍著這難熬的——鉆心劇痛,硬挺著逐漸劇烈抖動的身軀,拼命竭力控制自己的抖動,咬著牙死頂著不喊叫出聲,只有嗓子眼兒里發出一點輕微的痛苦呻吟聲,看到趙女士不吭聲,林寬重長官命令加大用刑力度。

隨著一股股毫無規律地電流涌進趙女士身體的敏感部位。她全身肌束震顫的頻率越來越大,伸在半空的雙手,不時地緊緊的攥成拳頭,然后又松開,沒有指甲的十指——顫栗著向前伸挺,慢慢撐裂了剛愈合不久的瘢痂,血珠從一根根光禿禿的手指頭的裂紋中,細細地沁透出來。剛才低沉的呻吟聲變成了小聲……

突然,趙女士猛的挺起了胸脯,張開嘴巴,發抖的雙唇一開一合地掙扎了近十幾秒鐘,才終于極不情愿的從壓抑地喉嚨里喊了“啊呀!啊……呃…啊!”撕心裂肺的悲哀叫聲來。現在回想起來,那種慘叫聲音完全不象是從趙女士的嘴里能發出來的。難以接受的痛楚肯定遠遠地超出了她的想象,雖然趙女士確實已經做好了準備,幾分鐘后,強烈的痙攣使趙女士渾身的抖動愈來愈劇烈,節奏也越來越快。“啊……啊”趙女士一陣接一陣哀鳴的尖叫聲陡起,越拉越長,也越發凄慘,令人不寒而栗。為了不使趙女士過快地昏死過去,擺脫痛苦。林寬重長官示意大黑君要經常改變用刑力度。讓趙女士保持清醒的狀態,接受最大限度的痛苦,不斷變化的電刑力度,使趙女士一直處于猝不及防的精神狀態下。她挺刑的心理壓力驟然加大,加重了受刑部位的痛楚感,造成趙女士難以名狀的痛苦。一次比一次難以承受,完全無所適從,她時而平靜、時而發抖,一會兒胸脯向前猛挺,一會兒下身腹部往后收縮,嘴巴又張又合,嘴唇顫栗一次比一次久,身體肌肉痙攣的節奏忽快忽慢,身子的抽搐也時斷時續,持續時間一次比一次長,令人心悸的慘叫聲忽起忽落,越來越慘烈……可怕的痛苦形狀變化無常。

突然,趙女士無力地搖晃著散亂的,被汗水濕透了的短發,昏昏沉沉地吐出一串模糊的喊叫聲:“啊啊……不!不……”

聽到這盼望已久喊叫,我們大家都感到興奮。從生理上講,這長時間難以忍受的劇痛是常人無法忍受的。趙女士再堅強,再有信仰,畢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呀!我也覺得趙女士的忍耐力已達到了極限,熬不過帝國新式電刑的逼供。

“你還不說?你以為你還能抗的過去?現在知道大日本帝國新式電刑的厲害吧!快說!”林寬重長官高興地對趙女士逼問道。當趙女士用力把一口帶血的唾沫吐到了林長官的臉上時,大家馬上就失望了,趙女士失聲叫喊著的“不……”只不過是“不知道!”的意思而已。

只得繼續用刑。……。每當趙女士痛苦即將達到極限,肌肉發硬,全身抬起,快要昏過去的時候。大黑君就按昨晚制定的方案,就及時調弱電刑力度,并慢慢斷開電流,待趙女士全身松弛,鼓起的肌肉陷下,清醒一會兒后,再接通電源,就這樣一次次地變換,一次次地斷開,再一次次接通。……。讓趙女士受到的痛苦和折磨停不下來,處于欲死不能,求生不得狀況,一直到了精疲力竭,頻于崩潰的程度。

林寬重長官還經常命令暫停電刑,叫救護人員用酒精擦干了趙女士濕淋淋的肉體,多次給她注射了大劑量的強心針和樟腦酊,強迫喂灌許多摻有咖啡因的鹽水和含有高純度甲基苯丙胺的葡萄糖液,待趙女士恢復體力,頭腦清醒,精神亢奮后,再繼續用刑。

也不清楚從什么時候起,趙女士的身體完全失禁了。瀝瀝拉拉的屎尿、稠厚黃白色濁液與稀涔涔的猩紅色血水混在一起,伴著一些組織的碎塊,時急時緩地從下身不斷流出,到處都是。陣陣穢臭氣味撲鼻而來,十分難聞,令人發嘔伴隨著失禁,趙女士也開始嘔吐了。先把胃里的食物一口一口的吐出來,吐完后,又吐出酸溜溜的胃液,最后,胃液也吐干凈了,竟硬生生地把黃綠黃綠的膽汁也一點一點嘔出來。。最后,趙女士受刑處的皮膚也變色了,胸脯的皮膚從乳頭開始,慢慢焦黃,流出的血水和分泌出的濁白色液汁也被烤干,直至把整個乳暈焦成兩個銅錢般大的黑瘢。恥骨前區的部分體毛也漸漸地被烤焦,電流斑逐漸變色,先由黃色變成灰褐色,再變成暗紫色。一股微微的燒焦皮肉的糊味也慢慢地從趙女士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時間一小時一小時地過去了,看到趙女士還沒有要屈服的樣子,我們都沉默不語,誰心里都明白:今天趙女士是下了死決心,要豁出命來硬挺到底了。用這種電刑慢慢地跟這個女人耗。根本摧垮不了她的意志,是無法逼她屈服的。

我們只能是硬著頭皮繼續用刑。……。

拷問斷斷續續持續了7個多小時。電刑造成了連續不斷的劇痛,已超過了任何人能夠耐受的極限。在不知所措的痛苦呻吟和嘶啞的慘叫聲中,趙女士的頭無力地垂了下來,全身象被抽掉筋一樣軟軟地掛在刑架上,她被折磨得昏死了過去,最終停止了掙扎,只剩下大腿、小腿、腹部、肌肉本能地抽搐,淋漓不絕,人體排泄物的腥臭味混和著皮肉的燒焦味,充滿了刑訊室。我們都感到趙女士的生命已岌岌可危,但趙女士始終絲毫沒有屈服的意思。

我上前把趙女士從刑架上卸下來時,她混身上下濕淋淋淌著汗水,口中直流白沫,舌頭外吐,眼球突凸,兩眼變紅,瞳孔微微放大,下嘴唇也被她自己的牙齒咬得爛糊糊的……。趙女士原是個外貌美麗的極富書卷氣的消瘦女子,現在整個眉眼口鼻全都可怕地改變了形狀,根本不象是一張人的臉了,那幅模樣實在是慘不忍睹。

林寬重長官很失望,用手巾頻頻擦著汗水,長吁了一口氣:“這個支那女人竟這么頑固,連帝國最新式的電刑也摧垮不了她的意志!怎么可能?該不會是電刑設備有問題吧?”

山浦君說:“電刑效果是不錯的,只是想不到趙女士這么頑強!骨頭真硬!好像連命都不要啦?”我們也都失望了,我們都很難理解:是什么力量支撐著趙女士,這樣一個年輕女共產黨有如此鋼鐵般的毅力,竟然能長時間熬住帝國最新式的電刑,我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更厲害的刑法了。最后,林寬重長官無可奈何地說:“沒想到這個支那的女共產黨這么死硬,帝國的新式電刑還是摧不垮她的意志,我看斃掉算了!”

日本鬼子檔案:

林寬重

林寬重(?—),日偽時期最兇狠的日本特務之一,當時擔任偽哈爾濱警察廳特務科搜查主任、警佐。外號“林大頭”,在特務科期間,親手偵捕和審訊過許多抗日愛國者。1938年前,在哈爾濱地區發生的歷次重大迫害愛國者的事件,幾乎全同他有關系。

1934年4月所謂的“中共滿洲省委事件”,由哈爾濱日本總領事館偵捕后,送交偽哈爾濱警察廳特務科,由他負責審理;同年2月的電業局事件、1937年的法大事件和口琴社事件,也由他負責偵查、緝捕和審訊。著名的抗日女英雄趙一曼逃跑被捕押回后也是由他審訊,后押至珠河被殺害。在所謂“治安肅正”工作期間他負責領導特務科警察郎樹勛、李紹棠、吳樹桂等人,從偵查、捕人、審訊到最后處決都由他一手策劃和決定。他曾對人說過:“有的人喜歡下棋,下棋有啥意思呢?”認為抓人辦案子比下棋好玩得多。經他負責處決打死的愛國志士不下百余人。在審訊法大事件時,他和日偽特務竟殘忍地往生殖器和下腹部猛踢,刑訊致死者達7人。他雙手沾滿了中國人民的鮮血。

關鍵詞: 過程 受刑 趙一曼

類似網站:

2019全年一波中特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