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之家:提供網站快速收錄強大反鏈各大知名網站
您好,請 【登陸】【注冊】
今日熱門:
您現在的位置:126 > 資訊 > 教育 >

神秘的彝族“阿依沙拉洛”

作者:網友投稿 發布時間:2017-12-08 21:14 瀏覽:

彝族歌曲阿依妞妞,彝族電影阿依阿芝視頻,彝族 阿依,彝族的神秘藥方,阿依的等待,阿依木在維族的意思,九陰蠱女阿依的扮演者,爾瑪阿依的婚禮,阿依廣場舞真的沒騙你

千山松頌“阿依沙拉洛”是彝族女子一生中重大的禮儀,是女孩由童年到成年的標志,更是一種神秘的文化符號。三月的馬邊油菜花競相綻放,空氣格外清新,飄著甜甜的味道。

千山松頌

“阿依沙拉洛”是彝族女子一生中重大的禮儀,

是女孩由童年到成年的標志,更是一種神秘的文化符號。

三月的馬邊油菜花競相綻放,空氣格外清新,飄著甜甜的味道。帶著對母體文化的崇拜,走了一個多小時山路,我們來到擬舉辦“阿依沙拉洛”儀式的阿句阿布家。他住在一所小學校旁,操場上幾個戴著鸚鵡帽的孩子圍在一起,屋外幾個大人在抽著蘭花煙。

阿句阿布是個樂觀開朗的彝族中年,他熱情地迎接我們。我迫不急待地向他請教“阿依沙拉洛”的相關知識。阿布笑呵呵地說,“換童裙”(彝語叫“阿依沙拉洛”)是我們馬邊地區彝族少女成年時舉行的一種成人儀式。“阿依”指小孩子,在這里指小女孩子。“沙拉”指姑娘童年穿的裙子,“洛”指換裝,“阿依沙拉洛”其意是即將成年的彝族少女脫去童年的裙子,換上成年的裙子。鸚鵡帽是未成年女孩子的專用帽。彝族少女在“沙拉洛”之前,穿的是紅白兩色的二節童裙,梳的是獨辮,耳朵掛的是一種名叫“克子”的飾品。“克子”其實是貝殼做的耳飾,只要耳上戴著貝殼耳飾,就表明這個女子還沒有舉行成人儀式。

姑娘舉行“換童裙”儀式后,就要穿上黑藍色的三節拖地長裙,原先的獨辮要改梳成雙辮,并戴上繡花哈帕,掛上金質或銀質耳墜,表示她已成人,可以自由地逛街,看賽馬,談戀愛。彝族人喜歡單數,一般在十三歲,十五歲,十七歲舉行,如果超過十七歲,就只有等到出嫁時才能補上這個環節。彝族的歲數是按虛歲算的,如果實歲,要在虛歲下減一歲,那才是真正的實際年齡。在彝民看來雙歲“換裙”則多災多難,終生也不會吉利。至于“換裙”的具體日期,則要請老人好好地擇算一下,才能最后定下吉日佳期。由于“換童裙”是女子由童年到成年的標志,作為父母對此非常重視。特別是母親,她是女兒的貼心人,也最了解女兒的生理狀況,要在臨近“換童裙”前為女兒備好頭上戴的花邊哈帕、新裙以及顏色各異的珠子和領上的銀牌等飾品。

我問阿布,“阿依沙拉洛”起源于何時?阿布請來畢摩阿普,阿普介紹道:彝族神話史詩《勒俄特依》載:在石爾俄特時代,人們生活在生子不見父的時代,石爾俄特決心去尋找自己的父親,他騎上獨角馬,牽上獨角驢,由狐貍馱銀兩,兔子背金錠,去尋父親,歷盡千辛萬苦,他還是沒尋著父親,卻遇上美女茲里史色。茲里史色告訴石爾俄特,只有娶妻成家生子才能見到父親。石爾俄特回家三年沒人嫁給他,那時人類還沒有婚嫁的習俗。他又去找到茲里史色,并要求她嫁給他,完成他生子能見父的愿望。茲里史色告訴他,我們不能沒有規矩,不能沒有禮儀。于是,茲里史色找來畢摩特木阿拉來,在畢摩見證下,他們舉行了婚禮,并規定了彝族的婚俗和禮儀。從此,彝人進入了娶妻安家的成婚年代,并開創了彝人生子能見父的時代。把“阿依沙拉洛”儀式與彝族婚姻形成聯系在一起來推斷,那么,彝族“阿依沙拉洛”儀式就應該產生于彝人生子能見父的時代,即石爾俄特與茲里史色成婚的時代。按彝族譜系推算,距今至少有數萬年的歷史。

談笑間,長輩婦女們為阿句阿洛(阿布之女)舉行“阿依沙拉洛”儀式。她們從阿洛耳上取下貝殼耳綴,將左邊那枚貝殼耳綴順著她左側身體,放在她左腳下,把她剛穿上的童裝脫下,一件一件地換上家里為她備的新裝,然后再把她單辮解開,并叫來一個年輕男孩,用一塊雞油在阿洛發辮上向著左,右,后三個方向,輕輕地抹了一下,再接過梳子,又從阿洛的額頭往后象征性地梳了三下,隨后把梳子交還給一婦女,婦女用梳子將阿洛的頭發分成兩股。細細地為阿洛梳頭發,并將頭發編成兩辮,梳好后又給阿洛戴上銀質耳墜與哈帕,在哈帕上蓋上紅色新頭巾,又在頭巾上戴上結婚時才能戴的銀斗笠。裝扮好的阿洛走動起來,步履輕盈,婀娜多姿,充滿了青春的美麗與生命的活力,這是她最好的時刻。

婦女們說,“新娘”已打扮完成,快來背“新娘”,阿洛的幾個伙伴,便從人群中拉出為她梳辮子的男孩,由這個帥哥來背阿洛,帥哥帶著幾分靦腆站在阿洛面前,蹲下身欲背阿洛時,幾個姑娘伸手把鍋煙灰抹在帥哥臉上,帥哥的臉一下就變成了黑黑的花臉。抹過花臉,帥哥蹲下身子,幾個女子將阿洛側身扶上了帥哥的背。彝族背“新娘”時只能側著身子由男子背,忌諱直接撲在男子背上,背起時,“新娘”的手肘還要撐在男子脖頸上。“新娘”若高興,背她的男子不受氣,若不高興,“新娘”使勁用肘部頂住背她的男子脖頸,讓這個男子吃吃“苦”頭。帥哥背起阿洛,一群姑娘扶著阿洛,到了大廳的石磨旁。姑娘們又給帥哥一陣花臉和拳頭,帥哥放下阿洛,立馬躲閃著跑開了。阿洛坐好后,幾個年輕姑娘圍著阿洛坐,大廳里兩個成年女子開始唱起了民歌。

我問阿布,她們唱的是什么?阿布說這叫“格卓初”,是姑娘出嫁必唱的歌。今天阿洛是“嫁”給石磨了,所以也要唱這支歌。為什么要將阿洛“嫁”給石磨?阿布說,彝族習俗中十七歲的姑娘就是一個成年姑娘了,是可從談婚論嫁的年齡,但阿洛現在沒訂親,所以,要讓她先“嫁”給石磨。姑娘怎么能“嫁”石磨呢?阿布說姑娘“嫁”石磨,即是告訴姑娘,今后你是要嫁出去的,生活必須是實實在在的,是需要勤勞的,所以要有心理準備。阿布又補充說,有些地方還會將鍋莊、門檻等物件假設為女孩的丈夫,將從頭到腳煥然一新的女孩背到石磨,鍋莊,門檻等設定的假夫家舉行意象性的“婚禮”。

歌唱完了,姑娘們又拉著花臉帥哥把阿洛背回到“換童裙”的地方,竹盤里裝著煮熟的乳豬舌頭,一婦女用乳豬舌頭在阿洛頭上轉了三圈后,扔給一老奶奶,老奶奶接住散著熱氣的乳豬舌頭,離開了現場。

我問阿布,為什么殺乳豬并取豬舌扔給老人?阿布笑著告訴我,彝族所有的儀式都用牲畜祭祀,即是告訴神靈,我家今天舉辦了一個隆重的“阿依沙拉洛”儀式。同時,用豬舌頭主要是祈福阿洛的未來幸福健康吉祥。

彝族家庭舉行“阿依沙拉洛”儀式,讓孩子們生理年齡與心理年齡有一個明顯的轉變標志,可以免去孩子對成年與未成年的漠然狀態,讓姑娘們知道自已什么時候生理年齡成熟了,什么時候該戀愛了,讓她們能真正認識自已將步入成年人的行列,懂得成年人的責任和應承擔的義務,這是孩子成長的一個關鍵環節。

關鍵詞: 神秘 彝族 沙拉

類似網站:

2019全年一波中特com